【字体:
文字摘编
日期:2014年02月13日     

    张来武: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大家好。今天国务院新闻办在此召开新闻发布会,我借此机会代表科技部向各位新闻界的朋友表示感谢。
  张来武:今天主要是针对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发布的第11个中央一号文件中间提出的农业科技问题跟大家做一个交流。这个文件实际上反映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对粮食问题、食品安全、对怎么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新战略是一个历史性的反映。在这中间,我们特别关注中国粮食安全新战略以及食品安全重大的问题。在这些重大问题中,怎么破解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特别强调依靠农业科技进步和农业科技创新,因此文件第11条专门谈农业科技创新问题,并且明确提出深化农业科技体制、成果转化等一系列重要任务。并且还强调要发展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协同创新战略联盟。同时又特别强调发展现代种业,“一粒种子改变世界”,中国的商业化、国际化新型的种业体系怎么构建才能适应中国新的食品安全的战略,以及推行科技特派员的制度。
  张来武:这五项重点的内容无一不例外地依靠农业科技进步,以及科技进步和创新的结合。在概念中,科技创新是科学进步、技术突破以及制度创新,体现“三螺旋”。像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战略性的安排,体现在我们推进的五项重点工作中,我略作介绍。
  张来武:一是保障粮食安全。粮食安全要掌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里,不代表不利用国际资源,不代表不重视国际合作。这个问题的操作有一个叫做粮食丰产科技工程,另一个是渤海粮仓和旱作农业科技工程。中国仅仅走高产之路,带来不少的问题,也不能彻底解决粮食巨大的需求。中低产田怎么办?特别是盐碱地怎么办、中国的旱地怎么办,因此我们对盐碱地,叫渤海粮仓进行科技改造,以及对旱作农业、节水农业的突破,彻底解决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
  张来武:二是推进现代种业创新体制的改革。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种业很弱,小而散,和最强的国家美国相比也显得不足,和以色列相比以及和世界上很多的强国相比,差距很大。最重要的是进行种业体系商业化、国际化再造。这个任务我们有一整套的安排。
  张来武:三是加快科技特派员的制度的建设。简单讲,能把科技带到农村、带到农业、带到农民中间去的任何创业者都可以叫做科技特派员。目前,科技特派员国家已经发展到72万,是一个巨大的数目,世界上联合国和很多国家要求分享中国的科技特派员的经验,也就是说,在解决城乡二元结构、解决贫困人群具有一个世界性的突破,这是一个制度性的突破,是一个模式性的突破,是得到世界公认的突破。所以,中国现在在来自于民间的创新已经搞了十多年了,已经产生了72万巨大的数量,上升到中央文件的重要决策、上升到制度层面。对中国未来的价值是解决谁来种田,谁来种地,职业农民来种地,可以把科技特派员理解成中国职业农民的先锋部队,72万先锋部队将来是百万先锋部队要带领亿万职业农民解决谁来种地的问题。
  张来武:四是对食品安全要进行创新驱动的顶层设计。在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很简单,也很明确,食品安全问题不仅是管出来的,也是产出来的。我们认为,中国发展这么快,为什么产生这么大的食品安全问题?和发展模式相关。我们前期的发展模式会导致全面的食品安全质量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实行发展方式转变,必须进行创新驱动的顶层设计。因此,创新驱动的模式是彻底解决食品安全的根本之道。
  张来武:五是推进国家科技园区协同创新战略联盟。目前国家有118个园区,遍布全国各地,用科技聚焦科技和商业市场主体力量,这种聚焦和工业化还有一些不一样,中国工业化可以以行政区来做,农业要走一二三产任何道路必须跨行政区域,所以这118个园区进行协同创新战略联盟。这个问题等待和大家互动。谢谢大家。

 

  香港文汇报记者:请问科技部的问题,刚才提出科技特派员的成效,请您具体解释一特下这个制度如何有利于土地制度改革?另外,未来这一制度会有哪些推进计划?
  张来武:科技特派员是2002年在中国基层先行试点,现在遍布全中国90%以上,已经有72万特派员。在土地制度上,我们有一种做法,就是建立土地银行。土地银行制度是一个什么思想呢?现在在杨凌农高区有几十个农业银行,在全国很多的地方都使用土地银行,甚至于办农业科技园区。它的基本思想就像存钱一样,土地存在银行里还是农民的,但是使用可以变化,这就是符合中央政策决定。这样既能做到规模经营、质量经营、发展现代农业,可以保证农民的承包土地制度不变,保证农民的经济利益。类似这样的制度,都和科技特派员制度相关。因为科技特派员制度的灵魂是要找到和农民进行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人群,知识人群也好、专业人群也好、市场主体人群也好,要利用共享土地机制、用市场方式发展创新驱动解决农业的模式,实现农业从田头到餐桌一二三产全产业联动。因此,在这中间要把最关键、最新型的,甚至于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和土地资源结合起来,通过创业附加值倒逼回去促进一二三产发展。
  张来武:另外,要有相应的资源配置制度,包括土地制度。还有科技要素配置制度,包括技术创新支持制度。同时,从田间到餐桌质量安全无缝衔接的新型的所谓物联网的体系和云服务体系支持的制度和手段。还有品牌效应和品牌培育机制等一系列的制度支撑。谢谢。

 

  农民日报记者: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现代种业,请问科技部张部长,我们如何推进现代种业创新体制改革,以促进我国现代种业转型升级?
  张来武:中国在世界上是一个种业大国。从最强的国家竞争,从中国的粮食安全的战略需要来说,中国的种业小而散乱的问题解决迫在眉睫。所以,当年在博鳌论坛上开始按照中央的要求,牵头会同几个部门,给中国的商业化育种体系进行重构再造,就是说,它的重构再造不仅是各种种业,就是几大农作物,包括动物,林草进行一个布局,区域有布局,更重要的是科学研究和种业产业化过程,以及怎么能够增长市场竞争力,做强做大。这个体系重构更加重要。所以我们当时设计种业创新在科研计划管理改革中要必须把种业作为关键来改造。种业的成果要推广,就是说,不能每个专家拿到自己的口袋里,要有一个托管体系,之后是交易体系。种业创新基金不仅仅是财政部的资金,还要有社会资金。
  张来武:第二,重构设计的再好,最终谁来实施?靠政府的观念实施,那中国的种业永远没有前途,因为最终是一个市场行为,因此,一定要创新驱动的本质和过去驱动的本质,过去传统驱动力可以投资推动,甚至政府代替市场推动,但是创新驱动的本质不同,是依靠人、依靠人力资本,就是这种评价的标准有一个核心的指标在这里。因此,我们的种业进行了科技特派员方式,我们用科技特派员的专项实施再造。就是说,将有成百上千的科技特派员,叫职业农民,职业农民包括法人实施种业体系的再造,培养种业体系的新型主体力量。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有一个制度要把种业的新型的经营主体,从科技特派员开始做起,有知识、有市场眼光的、有组织能力的、有能够把市场信息、科技金融、管理和整个的种业的技术能够一体化的体系的市场力量,把它组织起来。这种力量的来源,我们将会变成职业农民,就是说种业体现为了谁来种地、谁来解决种业,包括生物技术,是生物专家,还包括在种业市场上是什么人,他是市场推销者,所以一定要职业化。对中国的种业体系。因此,对中国种业体系的实施是中国现代农业能不能成功的关键之一。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再进一步深入讨论。

  中央电视台记者:有一个问题请问张部长。您刚才在发言中反复提到了一个叫农业科技园区协同创新战略联盟,您也介绍了有十分重要的改革创新意义,我想请您具体展开介绍一下这个意义和价值在哪里?希望您说得详细一些。
  张来武:在回答你的问题的时候,正好呼应一下利民部长,刚才他在底下说科技是明天,教育是后天,我还没有来得及呼吁,正好和你们一起共同呼应一下。
  张来武:如果科技能够把教育变成今天,那么教育就不仅仅是后天,教育也是今天、明天、后天。我们的园区协同创新战略联盟和科技特派员也是一体化的东西,把知识引进创新驱动的战略,引进今天的质量经济体系,我们不是要搞数量经济体系,引进农民创业致富,知识就是今天。尤其在园区用工业化、城市化以及用具体的方式搞现代农业的时候,以及必然把信息化带进来的时候,就体会到一种“教育是今天”的一种新的颠覆传统教育观念。我们用信息化带动现代农业的时候,就体会到了,在信息化中间去做现代农业,小农民进入大市场的时候发现原来信息化教育颠覆了传统的教育。
  张来武:所以,只有在信息化规律之下,儿童超过成人,学生超过老师,群众超过干部,市场的力量超过政府的力量,这比比皆是。信息化在虚拟世界里是平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颠覆了我们的教育,今天的教育、今天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在这个体系下反过来提升教育质量、提升教育的动力和解决问题的源泉,和科技是一体化的。
  张来武:在这样的一个理念之下,我们回到国家农业科技园区的设计初衷,它是想利用中国工业化、城市化手段解决城乡二元结构问题,破解传统农业到现代农业的过渡。我们国家这么多年搞经开区、高新区很成功,这个经验反映出从田间到餐桌,市场力量做强做大聚集的重要,反映出突破中国传统的体制,比如管理体制对经济障碍性的回避。所以,有一个特殊的园区回避那些阻碍经济发展的要素。我们借用这个经验,仅仅这个经验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就够了,为什么要强调协同创新、战略联盟,一个是传统农业到现代农业过渡,从田间到餐桌,需要一二三产的协同,这是本质特征之一。
  张来武:第二,也是克服传统城市化、工业化的弊病。因为传统工业化、城市化包括经济开发区,是以画地为牢,充分利用政府的力量和土地变现的利用,当然也带来传统发展模式的刚性,忽略了金融的力量,忽略了跨行政区域力量联盟,也忽略了土地合理使用、资源合理使用的问题。所以,我们把118个国家科技园区通过联盟的力量,大家自愿形成联盟,用市场规则、社会规则管理,在政府自治之下,成立一个联盟基金。各地共同投钱成立这个基金,由这个基金带动一二三产创业,带动各个园区创业,带动各个地方创业基金的建立。用这样一个方式形成联盟社会化、民主化、市场化管理机制。这个中间政府任何力量都可以起到加倍的效果,而又不破坏社会化机制,不破坏市场的机制。目前协同创新战略联盟已经成立,联盟基金也正在筹备之中,将会有专项的课题和各个新闻记者进行交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