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文字实录
日期:2015年03月26日     

  【侯建国:基础研究只会加强 不会削弱】科技部副部长侯建国作《贯彻中央科技计划管理改革精神加强基础研究与自主创新》的主题报告。侯建国表示,基础研究只会加强,不会削弱。

  【侯建国:一个决策机制、三个支柱和一套技术支持】中央财政科技计划管理改革方案最终要推动建立公开统一的国家科技管理平台,包括一个决策机制,即跨部门联席会议;三个支柱,即战略咨询与综合评审委员会、项目管理专业机构、评估监督和动态调整机制;一套技术支持,即国家科技管理信息系统和科技报告系统。
  【侯建国:科技计划管理的部际联席会议】联席会议定位于科技计划管理的议事协调和综合决策,是中央部门层面加强科技计划宏观统筹的工作平台。科技部牵头,会同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及科字口部门和其他相关行业主管部门为成员单位,正按程序报请国务院批复同意,力争于近期召开第一次联席会议。

  【侯建国: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将专门设立基础类重点专项】基本思路是:对于方向性的重大科学前沿,要突出科学目标,进行前瞻性布局,抢占科学制高点;对于事关国家发展战略的基础研究,应更加体现国家意志,着眼未来国家竞争力,进行战略性部署。

  【侯建国:重点专项全链条设计时要包括基础研究】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以重点专项的形式组织实施,重点专项由全链条设计的项目群构成,其中包括基础前沿、技术开发和应用示范等不同类型的项目。 
  【侯建国:基础研究类重点专项将以基础研究为重 能力建设为先】目的是推动重大科学问题的突破,从上游向下游延伸,为产业发展提供源头创新。这类重点专项将在国家研发计划中保持合理的比重,希望能够稳定一批长期服务于国家目标的基础研发队伍。
  【侯建国:咨评委由科技界、产业界和经济界高层次专家组成】战略咨询与综合评审委员会定位于对国家科技计划管理提供高水平决策咨询,由科技界、产业界和经济界高层次专家组成;综合考虑专家覆盖面和工作效率,拟将咨评委总人数定在30人左右。同时建立特邀专家制度。目前,科技部正在商有关部门酝酿提出第一任咨评委专家建议名单。
  【侯建国:6个重大科学研究计划继续实施】按照《中长期科技规划纲要》部署,2006年以来组织实施了纳米、干细胞、蛋白质、发育与生殖、量子调控和全球变化等6个重大科学研究计划,这些重大科学研究计划的组织实施方式和管理机制较为符合改革精神,在按照改革方案要求适当完善管理机制后,可继续实施到2020年。
  【杨卫:全球合作图网:中国的中心度由0.6上升为0.757】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作《中国基础研究的动力发展》主题报告。他指出,与2009年相比,2013年的全球合作得到加强,所有主要国家向中心移动。

  【杨卫:两个估计】我国基础研究投入强度不到5%,远远低于德国、美国、日本、英国等发达国家。 由于基础研究的长周期性,我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实现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并行、领先。 即使在个别方面发展领先,但总体上仍需要几代人持续地追赶。

  【杨卫:我国基础研究发展水平与世界强国仍有较大差距】我国论文总数世界第2,总被引世界第4, 但篇均被引排名世界第15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杨卫:三个并行】总量并行:基础研究投入强度将达到10%。贡献并行:促进我国从全球创新链的低端向中高端跃迁。源头并行:思想之源、学科之源、学派之源、重要学术贡献之源。

  【杨卫:基础研究的五个抓手"钱、人、制、器、泉"】钱:没有投入就没有基础研究,力争2020年基础研究投入强度达10%。人:原创思想蕴藏在人的头脑中,完善调动人才的创新积极性的激励机制。制:三评体系要尊重规律、切合实际。器:一是创新仪器。加强仪器研制,打造创新利器。泉:学科交叉、融合、会聚。

  【杨卫:2015年基金委将实施“六项工作”】统筹科学基金资助计划。适时启动若干科学中心的支持。完善科学基金人才资助体系。全面推行专家辅助智能指派,加强信息系统建设。探讨“一体双能”的组织与人事制度改革。组织数个重大科学目标引导的基础研究项目群,前瞻部署,发挥前沿引领作用。

  【万钢:中央财政科技计划首先要支持基础研究】科技部万钢部长在会上做重要发言。他表示,科技计划管理改革方案提出,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科学布局中央财政科技计划。这里强调“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来布局科技计划,就是说要支持基础研究。

  【万钢:要明晰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改革方案》提出,政府重点支持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基础前沿、社会公益、重大共性关键技术研究等公共科技活动。而基础研究就符合这一特点,是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领域,政府资助是义不容辞的。
  【万钢:重点研发计划统筹衔接基础研究】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进行全链条创新设计,统筹衔接基础研究、应用开发、成果转化、产业发展等各环节工作。在全链条的创新设计中,基础研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重点研发计划支持的重大社会公益性研究和重大科学问题都属于基础研究的范畴。
  【万钢:超前部署基础研究】改革方案强调“优化资源配置,需求导向,分类指导,超前部署”。基础研究就是国家的重大需求,面向未来发展就需要有预测、有研判地进行超前部署;基础研究与前沿技术研究、产业化及应用示范等科技活动是不同类别,在实践中就需要按照其规律特点建立相应的管理规定。
  【万钢:我国基础研究发展形势良好】在铁基超导材料、中微子震荡、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干细胞、量子科学等领域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重大成果,处于从量的提升到质的转变的跃升期。

  【万钢:加强面向科学前沿和国家战略需求的基础研究】根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重大需求及科技前沿发展趋势,着眼未来国家竞争力,抢占科学制高点,聚焦在创新链的前端,进行战略性部署。加强带动科学重大发现和突破的前沿与交叉研究,加强未来十年可能产生颠覆性技术的前瞻性科学研究。
  【万钢:继续加大基础研究的投入】目前,我国基础研究经费占RD经费比例才不到5%,与OECD国家普遍15%—20%左右差距较大。我们要调整财政经费投入结构,引导地方大幅度提高基础研究投入比重,鼓励企业加大基础研究投入,争取“十三五”期间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万钢:优化基础研究基地布局 建设并完善基础研究基地创新体系】按照“明确定位、完善布局、规范管理、共建共享”的原则,完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建设。围绕重大科技任务、重大科学工程、重大科学方向建设国家实验室,优化科技资源配置,提高国家核心竞争力和原始创新能力。
  【万钢:营造宽松的基础研究环境】继续遵循和保持基础研究的规律和特点,建立有利于充分调动科学家自由探索积极性的评价机制和经费使用制度;打破思维惯性,激励“奇思异想”、“标新立异”等具有变革性的学术思想,鼓励敢为人先的创意创造。
  【万钢:关于香山科学会议】香山科学会议是我国科技界的旗帜性论坛。20多年来,香山科学会议在倡导学术平等、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弘扬科学精神,激发创新思维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探索科学前沿、促进学科交叉与综合、提出重大科学问题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已发展成我国科学研究一个具有自身特色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