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华网:绝密忠诚--记中国氢弹功勋、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于敏院士
科技部门户网站 www.most.gov.cn 2015年01月09日       新华网
    于敏。
    一个绝密28年的名字,一段铸核盾卫和平一甲子的传奇。
    9日,人民大会堂。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为2014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级科学顾问于敏颁发获奖证书,紧握老科学家的手,温暖赤子报国的心。
    1926年生的于敏,坐在轮椅上,华发稀疏,一脸属于老科学家的谦逊与纯粹……
    中国传统文化涵养出的本土核物理学家,究竟能迸发多么灼热的能量与光芒?
    越神秘,人们越想要走近他。
    东方巨响
    那些不同寻常的日子,注定刻入中华民族的记忆。
    沉默如金的戈壁见证--
    1967年6月17日8时,罗布泊沙漠腹地。
    徐克江机组驾驶“轰6”进入空投区。但听一声惊天“雷鸣”,万里碧空升腾起炽烈耀眼的火光,一朵蘑菇云顶天立地……
    中国第一颗氢弹在西部地区上空爆炸成功!——当日,新华社向全世界庄严宣告。
    东方巨响,震惊世界。
    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中国用了2年零8个月,速度世界第一。
    “中国闪电般的进步,神话般不可思议。”西方科学家评论。
    巨大的成功背后,是难以想象的艰辛——全国仅一台每秒万次的计算机,95%的时间算原子弹,5%留给氢弹设计。
    “百日会战”令人永难忘怀。
    1965年,于敏调入二机部第九研究院(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前身)。9月,他带领小分队赶往华东计算机研究所。
    “100多个日日夜夜,于敏先是埋头于堆积如山的计算机纸带,然后做密集的报告,率领大家发现了氢弹自持热核燃烧的关键,找到了突破氢弹的技术路径,形成了从原理、材料到构型完整的氢弹物理设计方案。”参与“会战”的蔡少辉研究员说。
    狂风,沙暴,饥寒;
    休克,便血,失眠;
    坚守,奋战,奉献……
    于敏全凭满腔忠诚的热血拼搏、鏖战,和许许多多有名、无名的“核卫士”一道,实现了“氢弹突破和武器化”,挺立起新中国不屈的脊梁。
    绝密使命
    核武器,国之重器。当时国际上真正意义的战略核武器指的就是氢弹。
    即使时光倒流,老于仍会走这条路。
    “我们国家没有自己的核力量,就不能有真正的独立……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便足以自慰了。”于敏说。
    1961年1月12日,正当于敏在原子核理论研究中可能取得重大成果时,二机部副部长钱三强找他谈话,秘密交给他氢弹理论探索的任务。
    “我毫不犹豫地表示服从分配,转行!”于敏说。
    从那一天起,他开始了长达28年隐姓埋名的生涯,直到1988年解密。连妻子孙玉芹都说:“没想到老于是搞这么高级的秘密工作的。”
    氢弹设计远比原子弹复杂,核大国对技术绝对保密。我国科研人员重担千斤。
    一次核试验前的讨论会上,压力、紧张充斥整个屋子。这时,只听到——“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于敏和陈能宽两位科学家忽然你一句我一句地将诸葛亮《出师表》背诵到底。
    那一刻,在座所有人无不以泪洗面,所有人真切体会到个人奋斗与国家命运紧紧相连。
    英雄,不轻言止步,只因国之使命在肩。
    突破氢弹后,于敏带领团队乘胜又干成几件事——突破了核武器小型化、中子弹技术,为我国核武器发展战略和国防高技术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今天看来,件件意义深远。
    风高范远
    德才兼备者,望众。
    钱三强说:“于敏的工作填补了我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
    大家争论时,邓稼先说:“我相信老于的。”
    《中国军事百科全书--核武器分册》载:于敏在氢弹原理突破中起了关键作用。
    于敏生于一个天津小职员家庭,从小读书爱问为什么。对新知,探究其所以然。进入北大理学院后,他的成绩名列榜首。导师张宗遂说:没见过物理像于敏这么好的。
    1951年,于敏在钱三强任所长的近代物理所开始了科研生涯。他与合作者提出了原子核相干结构模型,填补了我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
    清晰的概念、严密的逻辑、透过现象抓本质的功底、善抓“牛鼻子”的见解,深入浅出的表达……于敏的学术报告很“火”,头一天就有人占座位。
    于家客厅高悬一幅字:“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1999年被国家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他说这是集体的功劳。
    他婉拒“氢弹之父”的称谓。他说,核武器事业是庞大的系统工程,是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全国各兄弟单位大力协同完成的大事业。
    于敏扶携后俊有口皆碑。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请教他一个基础理论问题,不仅得到当面解答,第二天还收到几大页纸,详详细细写着推导过程。
    “人们亲切地称他‘老于’。作为后辈,我们竭力沿着前辈们留下的震撼心灵的足迹,继续前行。”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所长李华说。
    人,总有憾事。
    老于说,亏欠妻儿很多;妻走了,他想补偿,来不及了。
    “父亲受传统文化熏陶很深,最崇拜诸葛亮和岳飞。记忆中,小时难得见到父亲。现在他没那么忙了,一句句教孙儿《满江红》。”于敏的儿子于辛说。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与月。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烙印。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个人的梦想只有与国家的梦想、民族的梦想相通,才能成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15号 | 邮编:100862 | 地理位置图 |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05022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