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字体:
“怎么让科技人员不跑?”——政协委员共商科技企业难题
日期:2017年03月07日      新华社

  “科研项目孵化期间,科技人员心无旁骛。含苞欲放时,一些人心思活了,外面的围猎也开始了。等到瓜熟蒂落时,一定有人要跑。怎么让科技人员不跑?”6日中午,政协经济界分组讨论接近尾声,东方电气集团原董事长王计委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少人鼓励我们成为中国的‘通用电气’,和世界一流公司相比,我们不弱在生产能力,不弱在装备,但弱在创新能力上。”王计说。

  “我们已确定把未来能源作为科研方向,但在培育创新能力的过程中,遇到不少问题,比如职工持股分红问题。”王计说。

  为解决这一问题,王计去年提交了相关提案,希望“承认智力劳动是一种资本,建立多元的股权激励方式,让科技人员获得更多稳定感和获得感”。

  后来,提案得到详细回复,已有多部门出台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的暂行办法。“这说明全社会都关心这个问题,已经从过去的号召走向实践了,但我今年还要进一步提这个提案。”

  “不是已出台相关办法了,还不行吗?”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杜鹰委员问。

  王计说,根据暂行办法,国有科技型企业要提供三年财务报表。我们投资的初创科技型企业处于孵化期,财务指标往往达不到要求,很难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这意味着股权和分红激励难以实行。

  “那企业再等三年不行吗?”另一位委员问道。

  “对我们来说,这三年孵化期是宝贵的成长期,最需要激励机制。只有明确科技成果与每一个科研人员的关系,才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王计说。

  “我补充一个不合理的地方。”坐在王计对面的中国通用技术集团董事长贺同新委员接过话茬,国有科技企业还受限于工资总额问题。“如果我照顾科研工作者,给他们高待遇,就会挤出从事经营性工作职工的收入,那些人又不满意了。”

  贺同新说,搞创新真的很难,可能大额产出,也可能零产出,就像风险投资一样。

  “对,就是像风投!一些有眼光的民营企业家,拿出几亿元吸引全球人才,他们投10个领域,只要有一个爆发就行了。”王计说,但实际创新中仍有不少障碍,需要宽松的环境。

  “这是一个体制问题。”“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多名委员附和道。

  “所以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落实股权期权和分红等激励政策’,我非常赞成。一定不能再让科研人员为分享成果的事分心了!”王计说。

  “你讲得有深度,这是一个关系创新的重要问题!”杜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