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常任委员汪成为院士发言
日期: 2005年02月18日 18:13      
【字号:

推动创新的“新三段论”

  
  结合这些年在民口和军口参与863和973工作的体会,我谈三点关于落实自主创新的建议。

  第一是要增强历史使命感。很多同志刚才讲我们要振奋精神,我觉得现在是创新的大好时机,某种意义上说,是有多大的心胸干多大的事儿,心胸应该是我们这一代科技人员的历史使命感。既然你做了科技人员,接手了863和973,就应该在你接手的这几年对历史有交代。举个例子,我们在工作中会碰到这样的事:为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们经常会开一些打算站在国家立场上的大的规划会,相当于为大家建一个大厦。可明明开的是“建房委员会”,开着开着就发现很多人是来参加“分房大会”的,讨论几分钟以后就会发现他是代表什么单位的利益,有利益就表示同意,没有利益就不同意。更有甚者在我任期内能够看到的我就同意,太长远的事儿就不关心了。这不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所以我觉得应该大大增强关于创新的使命感。

  第二点,应该认真的开展发展战略研究。这几年发展战略研究干了不少,也组织了很多的战略报告,但常常是一层一层往下布置,到最后由年轻人组织一个班子来完成。由于年轻人并没有实践中的酸甜苦辣,不是真正站在第一线的人,所以现在发现有一个统一的毛病,几乎所有交来的发展战略报告都是全天候的、全方位的报告,把时间改一改,前5年可以用,后5年也可以用。

  第三点,应该端正学风,改进管理。真正要落实创新,学风和管理的问题很重要。我们应该踏踏实实地考虑如何有所为,有所不为,究竟哪些事儿应该为,哪些事不应该为。现在,几乎所有的项目申请报告都是三段论:第一段是该项目美国花了多少钱,欧洲、日本是怎么做的;第二段,本单位或我本人在这个领域里已经有一定实力;第三段,不好意思申请美国那么多钱,我申请多少钱也能占有一席之地,比如申请500万,你给他50万他也干,反正是“一席之地”,这块席子可大可小。

  我认为,无论如何要把这样的三段论改成新的三段论,否则要推动创新是很困难的。第一段,这件事儿美国、欧洲、日本花了多少钱在做什么;第二段是关键,本单位和本人认为我国在相关领域有哪些地方是不合理的,比如可以列出来五项不合理;第三段是,结合我们国家的应用,本单位和本人有能力改进其中一两点不合理之处,需要申请多少钱,钱少了我干不了。不能说我申请500万,给我50万也干,这实在是有点问题。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