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报:有为才能有位——来自基层科技管理部门的声音
日期: 2011年11月23日 08:46      
【字号:

  “发现病虫害,只要用安装了嵌入式软件的手机拍张照片发到服务系统中,专家就能对病虫害做出快速诊断,并开出药方。”在今天举行的全国基层科技工作会议上,寿光科技局局长张允生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了当地颇有名气的“中国蔬菜视频医院”,蔬菜能享受“远程医疗”,“医院”为蔬菜请进来了医生,菜农则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今年寿光市科技局投入300多万元为泥腿子娶来“伊妹儿”,为农民搭建了蔬菜专业信息化服务系统,在品种选择、生产销售等方面遇到的一系列问题,都可从系统中找到答案。

    “我们每年要向寿光市委常委会做3—4次汇报,主要是将基层要解决的科技问题提出来。”品啧科技局的工作,张允生体会最深刻的是“有为才能有位”。

    “我们过去讲科技工作最主要的是讲它的‘光’,获得多少科技成果强调的比较多,从科技工作本身来讲,这是需要的,但从地区工作角度看,让地区经济依靠科技‘热’起来,为地方经济发展提供支撑,这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上海市科委巡视员徐美华这样解释地方科技工作发出的“光”和“热”:“科技为地区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地区科技管理部门的地位自然会提高。”

    黑龙江省东宁县科技局局长姜立航对此也深有感触。

    与某些科技局不被重视甚至被撤并的境遇不同,东宁县科技局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不仅被作为一级局保留,而且规模还在发展壮大。

    “科技局就是要当好媒人。只有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与老百姓的需求相衔接,媒人才算当好了。”姜立航告诉记者,当地农民过去种1亩地的木耳只能实现1万元产值,但引入新的品种和技术后,同样是1亩地, 现在最高可以收入10万元,一般也有3—5万元。如今东宁县科技贡献率达到57%,木耳产量是全国的1/4。最近当地科技局还和西藏林芝合作,填补了国内黑木耳栽培在高海拔地区人工培植的技术空白。

    “现在为什么有的地区科技局的作用发挥的非常好,能够得到党政一把手、相关部门的高度认可,这取决于科技局干部的素质,取决于我们队伍的能力。”黑龙江省科技厅厅长赵敏认为,队伍素质直接影响到作为。以东宁为例,该县分管科技的副县长是博士,科技局的领导班子都是研究生,配备的科技副职必须是本科以上,“进科技局的人都必须是‘硬钢’。”姜立航说。

    位于河南西北部的孟州市面积541平方公里,人口38万,近年来成功走出了一条非资源县市创新发展的新路子。

    “我们科技局在孟州市地位很高,所谓地位高就是配备了最强的人。我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科技信息中心,负责科技信息的搜集、推广、总结和应用,有15个事业编制,经费由财政拨款。”孟州市委书记魏超杰说。

    在不少发言代表看来,基层科技队伍的素质还和“上天”“下地”有直接关系。

    “面对老百姓,我们不能讲那些高深的理论,但基层科技干部一定要有能力把科技政策弄明白、讲清楚,否则老百姓听不明白,在市委书记那里也得不到重视,拿不到钱,当然也不可能做好科技工作。”福建省莆田城厢区区长许建平说,回去后要特别重视我们基层科技管理这支队伍的建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